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currentCart.getItemCount()}}

📝 飼主與寵物食品業者的攻防:AAFCO 會議筆記

卡尼幫大家翻譯、摘要了一篇精彩的文章,作者 Susan Thixton 署名的職稱寫的是「寵物食品安全的擁護者」。這篇文章是作者與許多關心寵物食品安全的人,參加了 2015 年 AAFCO (美國飼料管理官方協會)會議的一些記錄,其過程有如飼主與寵物食品業者的各方攻防戰。下面是在不同委員會的會議記錄。

 

 

執行委員會會議

Dr. Jean Hofve 建議執行委員會討論關於「寵物飼料標示不實」的問題。有五份近期報告提到,寵物食品中檢測出未標示的蛋白質成分。這不是一個小問題,五份報告中分別有 4~9 成的寵物食品,都有標示不實的狀況。本文作者也提出一份 78000 人的請願書,要求能夠真正了解寵物食品的內容。Nina Wolf 告訴委員會,消費者對於無法相信寵物食品標示感到絕望。當 Dr. Karen Becker 詢問 AAFCO 委員會「要如何解決大眾對於寵物飼料的信心?」AAFCO 委員會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Dr. Karen Becker 建議他們建立一個認證系統,確保寵物食品標示的真實性。FDA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則說到類似 2007 年的三聚氰胺事件,這已經不單單是成分的問題了,而是根本不該存在的東西。FDA 表示,改進對於供應鏈的控制是必要的,也就是控制原料成分,必需確實是「它應該是的東西」。一些產業界的代表認同檢驗原料是好的,但對檢測方式有疑問,要求能有 AAFCO 認證的統一檢測方式。這個會議結束時,有一個確實的決議,說明了監管機關該做些什麼來改正這個問題。但我們在會後仍聽到了有些州有疑慮,並還要研究。

 

 

成分定義委員會

這個委員會負責制定動物食品成分的定義。有一個近期才被介紹的成分,稱為「人類食物處理的副產品」,專供家畜使用,雖非寵物用,但使用在寵物食品中並不違法。這項成分來自於商店的廢棄物,舉例為過期的優格、腐壞的生菜。這些過期腐壞的東西,被丟在商店的回收桶裡,放在沒有冷藏的環境下,等待回收再處理,處理內容中還包含了裝食物的塑膠袋、裝優格的杯子等容器。

 

若 AAFCO 要承認一項新成分,必須通過 FDA 允許。FDA 代表表示,這項成份尚未被提交,若委員會通過此成分,FDA 將會進行研究。Dr. Cathy Alinovi 提到塑膠包裝會有問題,AAFCO 則表示塑膠會被移除,但 FDA 和本文作者都提出了「包裝必需被移除」並未包含在此成分的定義中。再次討論到家畜吃進塑膠的風險時,Dr. Cathy Alinovi 警告,若牛隻吃下塑膠,則兒童將會從牛乳中吃到塑化劑,在場的飼料廠商則發出了笑聲並噓她。這個成分並未被通過,但只是因為 AAFCO 沒有正確的提報給 FDA。

 

另外一個議題則是,更新不同的寵物食品中的禽類成份。作者提了一份報告指出,無法下蛋的蛋雞,攪碎後被以「雞」、「雞粉」、「雞肉副產品」、「雞肉副產品粉」等不同名稱賣到寵物食品業。被攪碎的完整活雞,包括羽毛、嘴喙、腸和所有部分都包含在寵物食品中。最糟糕的一點是,監管機關完全不知道這些成分到底是什麼。州農業部門代表告訴大家「他們不知道」這些成分出自何處,或是如何取得。他們手中有一些相關資料,「許多資料令他們自己都大吃一驚」。這是很嚴重的事情。雞肉/禽肉、雞肉粉/禽肉粉、雞肉副產品/禽肉副產品、雞肉副產品粉/禽肉副產品粉無疑是寵物飼料中最常見到的成分。監管機關都無法知道這些成份的內容,他們根本就無法保護消費者。

 

寵物食品的遊說業者抱怨,變更寵物食品成分定義時沒有被告知,但是消費者也沒有。反而禽肉業者是有被徵詢的對象,這說明了寵物產業界的一個事實:一般認為,寵物食品的成分應該是因為寵物的營養需求而被創造出來,但在這個例子裡卻不是。幾乎所有的寵物食品成分,都是由製造它們的產業所發展出來的,例如雞肉產業之於無法下蛋的蛋雞。他們對於寵物的需求毫不關心,只是因為必須賣掉絞碎的雞。而寵物食品業買下並編寫一個成分的定義,也只是為了產業利益,而不是為了寵物健康。寵物食品的遊說業者又說了令人擔心的話:「我們在真空的狀態下運作」。作者的解讀是,寵物業者本身也不知道寵物食品成分中的雞肉或雞肉粉的內容是什麼,他們只是相信供應商能符合成分的定義。這當然是錯誤的,供應商不能以「在真空下」作為藉口,而對原料一無所知。

 

根據 AAFCO 調查的結果,目前對於雞肉、雞肉粉、雞肉副產品、雞肉副產品粉的定義完全是錯的。數十年來,寵物食品產業使用著不符合法定定義的雞肉/禽肉原料,而沒人為此做任何事。AAFCO 要求州農業局持續調查這些成分,以了解更多這些成分的實際內容。寵物食品現在可以選擇使用不正確的舊定義,或是新的實驗性的定義,來為食品作標示。

 

另一個動議建議刪除「餵食等級油脂」這項成份,因為已知油脂產業中,有些公司會將危險的廢油標示為此成分。作者認同此成份應該被刪除,因為 AAFCO 也沒有對於「餵食等級」有合法的定義。產業界代表們當然表示抗議且堅持這類的油是安全的,一位 FDA 代表表示「產業的廢油越來越複雜了」,產業界表示這類的油品絕對安全(跳針?),並且警告,若將這些油品掩埋會造成的環境問題。但,若這類油對環境會有風險,那些吃下這些油的動物呢?再想想吃下這些動物的人類呢?FDA 再次強烈表達立場反對,他告訴在場的人,醫藥界和生物產業正在將有危險的油品放進寵物食品,這項成份應該被刪除。最後,AAFCO 投票通過刪除這項成分,並將會改進對油品成分的定義。

 

 

我們與 FDA 的會議

作者和獸醫師們都告訴 FDA ,消費者無法知道到底買了什麼,寵物食品的標示有太多誤導。經過一番討論之後, FDA 代表告訴大家:「事實上,他們沒有足夠的資源來檢核標示,如果將心力花在檢核標示,那就無法調查安全問題了。」預算不夠的情況下,寵物食品是最後才被考慮的。Dr. Becker 問到寵物食品等級的問題,FDA 回答:「目前並沒有標準可以衡量寵物食品的等級。」

 

Rodney Habib 詢問:「為何 FDA 要攻擊生肉寵物食品?」FDA 表示,他們近期對於生肉食品的測試是基於 FDA 規範,且先前已針對乾飼料作過檢測,這次輪到了生肉。Dr. Becker 問 FDA 是否有測試寵物食品中的黴菌毒素,FDA 回應根據天氣狀況是有檢測的。

 

 

寵物食品委員會會議

最開始就討論了,必須更正最新通過的寵物食品營養檔案。不知為何,新的寵物營養檔案遺漏了貓對碘的需求,在這次的會議中改正了。在寵物食品標示中加入碳水化合物,也比較接近了實現所需。過去因為測試方式還沒被決定,所以未強制標示,現在已經有了新的實驗室方法,測試方式確定後,希望 AAFCO 會要食品標籤上必須標示碳水化合物含量。很快的,零嘴、點心、補充品等都會被要求要標出熱量。

 

然後討論到了寵物食品中所謂「人用等級」的宣稱,FDA 表示,他們檢驗這個宣稱已達 10年,已經有一定的標準。現在 FDA 已經不再檢視這個宣稱,各州將自行負責。Dr. Jean Hofve 告訴委員會「這真是一團混亂」,她經常看到寵物食品標示上有不合規定的「人用等級」宣稱。本文作者也向委員會表示「你們讓寵物食品違反聯邦食品安全法律」,消費者急於知道他們買的究竟是食物(可食用)還是飼料(不可食用)。Mollie Morrissette 告訴委員會,可食用與不可食用有明確的法律定義,卻為何沒讓消費者知道。最後,對於這個議題,AAFCO 會怎麼做,並沒有被討論。

 

 

總結

作者相信,他們讓 AAFCO 和 FDA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相信在雞肉/禽肉成分的議題上得到了成果,因為他們的堅持,監管機關將會介入調查這些成分。最後作者表示,參加 AAFCO 會議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感謝與他一起努力的夥伴。下次的會議會在1月中,為了更安全的寵物食品,作者將再次參加。

 

 

 

原文:AAFCO August 2015 Meeting Final Notes